《白樂崎專欄》 誰說「海峽不太危急」 ●自由(2010.01.25) 【Comment】 Former AIT chairman Natale H. Bellocchi writes that KMT regime showed itself on Taiwan while Taiwan is still an occupation territory. He continues that the standpoint of the US and the western powers toward the status of Taiwan is it is an undetermined question and should be solved according to SFPT of 1952. That is absolutely contrary to Ma's thinking which is Taiwan has returned to ROC in the Treaty of Taipei of 1952. Ma just omitted SFPT.Ma plans to exhibit further the originals of theTreaty o 燒烤f Shimonoseki of 1895 this year later. Guess he means to "prove" the Qing Empire has not transferred "the sovereignty" of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to Japan. Only jurisdiction has been dealt with...Well, the US then should asked John W. Foster, a former US Secretary of State (June 1892-Feb. 1893), who prepared the draft of the Treaty of Shimonoseki for Qing. 這句話很難理解:「把這裡當做佔領領土般對待時出現」。主詞是啥呢?整句是「在落敗的國民黨被趕出中國、到台灣落腳,把這裡當做佔領領土般 賣屋對待時出現」,還是不容易理解。拆解文法後,恍然大悟,此句主要是「國民黨…出現」,時間副詞是「在…時」。 換言之,白樂崎說的是,當國民黨來的1949年之時候,台灣還是「佔領領土」。白樂崎省略的是,台灣是「盟國集體的佔領領土」。國民黨移到「佔領」領土,這就是「流亡」。台灣的政治格局就是「佔領+流亡」。白樂崎再追加的「美國或其他西方國家…立場是:這是個未解決議題,這個島嶼的未來需要依照一九五二年舊金山和約決定。」 法學博士馬總統在2009.04.28祭出〈台北和約〉的原文與場景,「證明」日本已經將台灣交給ROC中國。碰一鼻子灰?景觀設計妨寣A馬總統攆走日本代表齋藤出氣。據說2010年(應該是4月17日星期六的簽約日)馬總統展出〈馬關條約〉。到時候,他大概會說大清交給日本只是「管理權」不是「主權」,所以大清中國(不一定是PRC中國)可以名正言順要回台灣。誰是大清呢?要不要請John W. Foster出面?真普通~ st1\00003a*{} 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白樂崎專欄》 誰說「海峽不太危急」 ●自由(2010.01.25) 台灣、美國和中國的關係已引起許多學術分析探討,這是可理解、甚至值得稱讚的,因為美中台關係複雜,可有不同的解讀和觀察,過去已有?個人信貸\多論文對於了解這三國之間的關係發展做出寶貴貢獻。然而,不時會有學者發表脫離現實、缺乏了解且天真的分析,布魯斯.季禮( Bruce Gilley)這篇刊登於「外交事務」二○一○年一/二月號、名為「不太危急的海峽」(Not so Dire Straits)一文就是一例。 季禮的基本論點是,目前台灣與中國之間的「和解」,開啟了台灣「芬蘭化」之路,也為美國允許台灣從目前處於美國戰略軌道內,移往中國影響力範圍下鋪路。季禮錯誤臆測之處在於,認為這個過程終將導致中國民主化。 美中台關係 季禮認知錯誤 季禮認知錯誤的不只一點,礙於此文篇幅,只能談其中幾個重點。先從「芬蘭化」說起,文中說芬?土地買賣齠P蘇聯達成的協議「在當時廣受芬蘭國內支持」。問題是,當時的芬蘭人已經被俄羅斯人拿著槍指著腦袋了,還有很多選擇嗎? 第二點是歷史的精確性。季禮寫道,一九四九年「台灣和中國變成分離的政治實體……」關於這一點,事實是,當時是日本殖民地的台灣已經是個分離政治實體有五十多年了,在那之前,頂多只能說中國帝制政府對這個島嶼有一點影響力,問題是在落敗的國民黨被趕出中國、到台灣落腳,把這裡當做佔領領土般對待時出現。【Remark】白樂崎這段原文?為:The problem arose when the defeated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MT) was driven out of China and landed in Taiwan , treating it like occupie 澎湖民宿d territory. It is also incorrect to say “most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came to accept Beijing ’s claim to territorial sovereignty over Taiwan .” This was only the case for pro-Beijing regimes of the likes of Zimbabwe and the Sudan . The US and other Western nations only “noted” or “acknowledged” Beijing’s claims, but took the position that it remained an unresolved issue, and that the island’s future needed to be determin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1952 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 文中另一個「國際社會多半接受北京所宣稱擁有台灣領土主權」的說法也不正確,這種說法只對如辛巴威、蘇丹?票貼正迉_京政權成立,美國或其他西方國家僅「注意」或「認知」北京的說法,但立場是:這是個未解決議題,這個島嶼的未來需要依照一九五二年舊金山和約決定。 該篇文章最嚴重的謬論是,認為張伯倫式(譯按:張伯倫為二戰前的英國首相,對希特勒採取姑息政策)的姑息中國對台灣問題的所作所為,將能讓崛起中的中國民主化、和平化,不會讓中國變本加厲。這種說法存有根本上的誤解:讓步不會讓高壓政權變溫和,只會養大他們的胃口。犧牲辛苦贏來的台灣活躍民主成就,任其漂向一個不確定、混沌不明的「原則性中立」角色會是根本的錯誤,季禮希望我們相信,這種「芬蘭式」地位和如他所說「懦弱地默許順服」,兩者之間是有不同的。像中國這樣的威權強權,只要略施手段就能除 澎湖民宿去其統治路上任何的反對力量,西藏和東突都是相當明顯的例證。 對中國讓步 只會養大胃口 季禮還認為,中國對台灣立場的說法,動機出於「民族主義……和更大範疇的國恥和衰弱論述」的成分較少,而與地緣戰略因素比較有關係:因為台灣地理位置優勢使其具有戰略重要性,將其納入影響範圍可強化中國海軍投射實力,從而擴大對西太平洋影響力。 他這一點論述是正確的,台灣極具戰略重要性,這不只是對日本、南韓,對美國在東亞和亞太地區利益而言也是如此。正是這個理由,美國日前明智地決定,提供台灣這個長期的朋友、盟友反飛彈科技。 從台灣人民觀點來說,傾中意味著失去他們辛苦爭取來的自由和民主。美國在全球、特別是東亞地區的威信,必定仰賴堅持我們所擁護的基本原則,允 租屋許自由民主的台灣落入威權中國的影響力範圍下,是令人無法接受的。 因此,與其讓台灣「芬蘭化」,美國反而應該尋求一個與台灣更堅強交往關係的政策,協助台灣自衛對抗好戰的鄰居、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以及加強美國與台灣政經關係。只有把台灣帶進國際社會之中,才能達成東亞的真正穩定。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jan/25/today-p9.htm 【相關閱讀】 Gilley’s ‘Finlandization’ is wrong 「沒有立場加以獨自認定」 馬英九:不會尋求正式「從中國大陸」獨立 ●VOA(2010.01.08) 所謂「芬蘭化」之後續Comment 蘋論:台灣芬蘭化 台灣芬蘭化!那第七艦隊呢?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長灘島  .
創作者介紹

ohqgdyrxnghz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